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第十三章 霓凰郡主 (11308)

“几位公子爷,今儿个可玩得高兴?”面对棚内诸人几乎毫不掩饰的惊讶,来者根本不以为意,笑眯眯地微躬着身子,一甩手中的拂栉,拱手行礼。

“啊,不敢当不敢当,高公公请坐。”谢弼是常历官场的人,最先反应过来,忙上前扶住。

“坐就不用坐了,”虽然是已在皇帝驾前贴身侍候了三十多年的老心腹,又早已升任六宫都太监总管,但高湛的为人处事一向并不张扬,面对这几个年龄小上几轮的孩子,他仍是毫不失礼,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,“你们快跟着咱家来吧,太皇太后要见你们。”

“太皇太后?”谢弼吓了一跳,“她老人家也来了?“

“可不是。太皇太后在迎凤楼上见你们这几个孩子玩得开心,叫你们上去呢。”

“我们全部?”

“对,这位先生,还有这个小哥,全都上去。”

谢弼回过头来,大家面面相觑了一阵。这位太皇太后是皇帝的嫡祖母,如今已九十高龄,从不过问政事,所以宽心寿长,太后都薨逝了多年,她还活得十分滋润。最喜欢看到身边围绕着一群晚辈,所以会派人来召见也不稀奇,只是没想到她老眼昏花的,居然还能看清楚下面坐着什么人。

不过发愣归发愣,太皇太后召见,皇帝也不敢不去。一行人只得整理衣冠,随着高湛出了锦棚,自侧梯进入了迎凤楼。

太皇太后并不在正楼,而是驾坐于避风的暖阁里。一进阁门,就看到有位头发雪白的老太太斜歪在一张软榻上,满面皱褶,容颜慈祥。除了成群的宫女彩娥、内监侍从以外,旁边还陪坐着四个人。

梅长苏眼眸略略一转,就已确认了这四个人的身份。

首座上凤冠黄袍,气度雍容的应是正宫言,眼角唇边已有皱纹,只依稀保留着几分青春时代的美貌。右手边是位高髻丽容的宫装妇人,年龄也在四十以上,只是保养得更加好些,皮肤依然颇有光泽,这位当是太子生母越贵妃。左手边坐着的中年美妇神态更加端庄,秀丽的眉目有些眼熟,自然是莅阳长公主。最后一位是个年轻女子,她服饰简单,妆容素淡,容颜虽称不上绝美,却英气勃勃,神采精华,满室的华服贵妇,竟无一人压得住她的气势,想来除了霓凰郡主,何人有如此风采?

“来了吗?”太皇太后颤颤地坐了起来,眉花眼笑,“快,快叫过来,跟我说说都是哪些孩子啊?”

言豫津忍不住抿嘴一笑,被言瞪了一眼。

因为年事已高,太皇太后近年来已有些糊涂,虽然喜欢亲近年轻人,但却根本记不清谁是谁,有时明明头一天才见过,第二天就又要重新引见一遍了。

高湛引着众人上前,梅长苏寻隙低声哄着飞流:“等会儿让老奶奶拉拉你的手好不好?笑一下给老奶奶看好不好?”

飞流冷着脸,露出不愿意的表情。

“你听我的话,我晚上唱歌给你听哦。”

飞流的眼睛顿时亮了亮。

这时太皇太后已拉起了离她最近的萧景睿的手,高湛忙从旁介绍道:“这位是宁国侯大公子萧景睿。”

“小睿啊,成亲了没?”老人家慈和地问道。

“还没……”

“哦,要抓紧啊!”

“是……”

摸了摸萧景睿的头后,她又转身拉住了谢弼的手。

“这是宁国侯二公子谢弼。”

“小弼啊,成亲了没?”

“没……”

“要抓紧啊!”

“是……”

接下来太皇太后又向飞流招手,梅长苏忙将他推了过去,少年冷着脸,勉强让老太后攥住了自己的手。

“这位小哥叫飞流……”高湛飞快地问了谢弼后介绍道。

“小飞啊,成亲了没?”

“没有!”

“要抓紧啊!”

“不……”没等飞流“不要”两个字出口,梅长苏已经赶紧过来捂住了他的嘴。太皇太后的注意力自然立即转移到了他的身上,拉过他的手来,笑眯眯地看着。

“这位是苏哲苏先生。”高湛道。

“小殊啊,”太皇太后口齿有些不清地问着同一个问题,“成亲了没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要抓紧啊!”

“……”

最后被拉过去的是言豫津,高湛介绍之后,太皇太后依然问道:“小津啊,成亲了没?”

言豫津眨了眨眼睛,很恶作剧地道:“已经成亲了。”

太皇太后稍稍停顿了一下,似乎正在反应,但她随即又问出一个新的问题:“生孩子了吗?”

言豫津一呆,喃喃道:“还没……”

“要抓紧啊!”

“……”

言移步上前,恭声道:“皇祖母,让孩子们陪您坐一会儿吗?”

“好,好,”太皇太后很欢喜,招手安排道,“都坐过来,小睿小弼在这里,小津也不要站着,小飞离得太远了,还有小殊,都坐在太奶奶旁边……”

被年轻人围坐着,老人家表情欣慰,命人不停地端来一盘盘精致果点,象对小孩子一样分给他们吃,自己一旁看着,笑得极是开心。

不过尽管心情愉悦,但太皇太后毕竟已是高龄,未几精神便见倦怠。言生怕有失,与莅阳公主一起连劝带骗,终于哄得她同意回宫休息,几个人才算被放了出来。

梅长苏以为这次破格的召见应该就此顺利结束,微微放松了一些,跟大家一起迈步出了暖阁。谁知刚刚走到楼梯口,就听到背后有个清扬悦耳的女声叫道:“苏先生请留步。”

虽然她叫的只是“苏先生”留步,但可想而知所有人都留了步,一齐回过头来。

霓凰郡主身姿优美地走了过来,神态举止落落大方,一派强者风范,仿佛根本不在意投注在她身上的这么多道视线,径直走到了梅长苏面前,莞尔一笑:“暖阁里实在太闷,不适合我这样的军旅之人。苏先生如不介意,可愿陪我到廊上走走,看看下方的比试进行的如何了?”

且不说这位是名扬天下的霓凰郡主,就算只是个普通女子,也没有拒绝的道理,所以梅长苏一笑领命,轻声向飞流下了指令后,便陪着郡主缓步走向楼阁房间外的长廊。

飞流冷着脸,站在原地未动,目光如同是固体一般直直地射向远方,整个人好似就这样变成了雕塑一般。但其他三位贵公子就不能象他一样装成是雕塑了,全体停在楼梯口左右为难。走吧,不放心梅长苏,不走吧,这个地方又不是想留就能留的,正拿不定主意呢,高公公已移步过来,满面堆笑地道:“郡主留的客,几位公子爷有什么不放心的?请楼下锦棚入座吧,呆在这里,也未免太拘束了各位。”

话虽说的委婉,意思却很清楚。三个人无奈之下,也只好就这样下了楼。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,高湛虽然一直居于深宫,但好象很清楚飞流身份的样子,把三个有地位的贵公子赶走了,却管也不去管这个阴冷少年,由着他象钉子一样竖在楼道口。

不过萧景睿他们不知道的是,梅长苏虽然外表依旧平静安和,但心里其实也拿不准郡主留客的真实用意,只不过这位宗主城府要深些,毫不外露,与霓凰郡主并肩立于楼上的样子,就好象是在轻松地欣赏风景似的。

“苏先生,”霓凰郡主凤目中波光流转,凝于梅长苏的侧面,问道,“昨日在宁国府上恭候了多时,听说贵体不适,竟无缘得见。看今天的情况,似乎已然康复了?”

“是的,已然康复了。”梅长苏浑不在意地答着,半点也没有被人家指出你在托辞时应有的尴尬。

“本来我还想欣赏一下江左梅郎如何应对娘娘的示恩招揽呢,可惜了。”霓凰郡主看着他的样子似乎更加增了兴趣,“你知道你的麻烦是怎么来的吗?”

“麻烦?”梅长苏随手拨了拨被风吹乱的一缕头发,“我有麻烦吗?”

“我敢肯定,等会儿先生回到宁国侯府的锦棚后,太子殿下和誉王殿下会立即前来拜会的。你信不信?”

“郡主所言,焉敢不信?”

“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霓凰郡主目光如剑,语气中傲气森森“虽然你执掌天下第一大帮,梅郎的清韵才名也遍誉江湖,但毕竟只是一个平民,对朝局纷争其实谈不上有多大助益,可为什么太子和誉王会对你如此感兴趣呢?”

“说句实话,”梅长苏苦笑道,“我的确一直都非常奇怪。想我平平碌碌,不过被一帮兄弟扶持,才算略有薄名,能够苟安于江湖,根本从未有过什么安邦定国的功绩,何德何能让皇子们垂青?郡主既有这样的真知灼见,求您跟两位殿下说一说,梅长苏此人,实在是得之无益。”

霓凰郡主朗声一笑,深深地看了梅长苏一眼,也随着他把目光放远,眺望着霭霭雾岚中的金陵城,半晌后方缓缓道:“你的麻烦……来自琅琊阁……”

梅长苏挑了挑眉,这才有些动容似的侧过身子直视郡主,“琅琊阁?郡主此言何意?”

“太子殿下重金上了琅琊阁,求荐天下治世良才。”霓凰郡主以同情的眼光看着他,“你不幸被推荐了。”

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”梅长苏冷冷道,“‘治世’现在还是皇帝陛下的事,其他人提前操的这是什么心?就算我蒙琅琊阁主厚爱,算个治世良才,那也要新皇登基后才用得上我吧?”

“你真以为人家要的是治世的良才吗?其实他当时到底是怎么问的,现在已不必深究,不过琅琊阁的答案却令人回味啊。”霓凰郡主慢悠悠道,“据我所知,那个回答是这样的,‘江左梅郎,麒麟之才,得之可得天下’。”

“麒麟?”梅长苏失笑道,“郡主看我的模样,跟那个四不象的家伙有半点联系吗?”

“你还笑得出来?”霓凰郡主的表情很是佩服,“如果只是皇子们为自己府中招揽人才倒还罢了,你推脱不就,他们也不至于会有什么执念。可有了‘麒麟之才’这个评语,你的麻烦可就大了。没有得到你之前,他们两个都会锲而不舍,可一旦有人得到了你,那么没有成功的另一方,又必然会尽其全力来杀你。对这样的处境,你就没有别的感觉吗?”

“当然有,”梅长苏很认真地道,“我感觉到琅琊阁主一定跟我有仇。”

霓凰郡主不禁展颜一笑,半转过身子,侧靠在栏杆上,眸中精芒微闪:“与先生见面之后,我倒觉得琅琊阁主这次说不定又对了……”

“拜托郡主了,”梅长苏忙拱手行礼道,“我跟郡主可没仇,本来就已上了烤架,郡主何苦还要来添一把火?”

“这把火早就烧起来了,我劝你最好还是快些挑一个吧。”

“也快些被另一个追杀?”

“这样至少也有一个人会拼命保护你,总比让那两个人都死了心,一齐来追杀你的好。”霓凰郡主口气突转冰冷,“你会选谁呢?太子还是誉王?”

梅长苏眉间掠过一抹极为清傲的神情,但刹那犀利转瞬即过,他仍是那个闲淡的病弱青年。“良臣择主而事,你到金陵来,难道不是为了成就一番功业?”

“残年病体,何谈什么功业?不过是想小憩一段时日罢了。”

“到京城来小憩?”霓凰郡主双眼看着远方,口中却嘲弄道,“江左梅郎与众不同,真是会挑地方。”

梅长苏并不理会她的讥讽,淡淡道:“郡主对朝局的走向,也是出乎人意料的关心哪?”

霓凰郡主霍然回过头来,双眸之中精光大作,凌厉至极地射向梅长苏,气势之盛,仿若烈火雄炎直卷而来,普通一点的人只怕立刻便被会震倒。

但梅长苏却坦然迎视,唇边还自始至终挂着一抹微笑。

半晌之后,霓凰郡主终于收回了自己刻意散发出来的怒气,冷冷地哼了一声,道:“我穆氏一族世代镇守云南,与朝廷可谓相互依存。朝局的走向,对我藩镇影响极大,有何关心不得?”

“在下只是觉得,”梅长苏躬身一礼,“其实历代皇位的更迭,素来都与云南无关,无论将来谁据有天子之位,为大梁镇守南藩的穆氏都是无人敢动的。郡主又何必对夺嫡之争如此感兴趣呢?”

对于这个问题,霓凰郡主根本不予回答,反而仰天长笑,逸采神飞,那种璨然的气度,虽现于女子之身,却充满了一方诸侯的豪情与霸气,令人心折,可以想象当她在战场之上,如烈焰狂飚般展开攻势的时候,又是何等地撼人心魄。如果新近才成年袭爵的那位年轻小郡王有其姐一半的风姿气势,就足以使云南王府成为天下最难撼动的藩镇了。

梅长苏眉睫一动,已然明白了这位南境女统帅的意思。

的确,云南穆府效忠朝廷,但也要朝廷镇得住它才行。霓凰郡主女中英豪,随随便便的主子岂能让她俯首?那位未来的天子是什么样的人,是怎么样夺得的宝座,她焉能不过来自己看上一看?

“苏先生,”霓凰郡主长笑之后敛容回首,竟已改了称呼,“你可愿帮本郡主一个忙?”

梅长苏忙道:“郡主如有吩咐,自当尽力。”

“陛下有旨,武试前十名,方有资格参加文试。我想请苏先生担任文试的考官,帮本郡主排定一下这些求婚者的座次。”

对这个要求,梅长苏相当意外,第一反应就是婉拒:“文试本是陛下亲裁,岂有在下多言的道理?”

“苏先生的才名谁人不知?陛下也不会反对的。”霓凰郡主目光幽幽,竟有些柔婉之态,“既然都劝我说女子迟早也要一嫁,选得小心些也不算有错吧。”

梅长苏沉吟了一下,问道:“这个文试的座次,是用来确认郡主与之比武的顺序吗?”

“是,文试优胜者,先有机会与我比试,他若赢了,后面的九个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若是此人输了呢?”

“依次由下一名递补。要是十个人都赢不了我,那这次我就嫁不掉了。”霓凰郡主冷笑的样子,仿佛早已看到了她所说的这个结局,“先生能答应么?”

梅长苏知道如今的态势,自己再低调也无济于事,倒也不怕出这个风头,当下缓缓点头,凝目看向楼前平台上一直没有停止过的刀光剑影,叹道:“若这里面真有一个郡主的有缘人就好了……”

霓凰郡主走近了一步,与他肩并肩站着,目光漠然地望着下面的争斗,仿若喃喃自语般地轻声问道:“苏先生怎么不参加呢?”

“我?”梅长苏失笑了一下,“我这样的身体,只怕第一轮就会被打飞出去。到时候还想当麒麟呢,不变成肉饼就算好的了……”

听他这样一描述,霓凰郡主也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苏先生还真是风趣。不知先生得的是什么病?”

“宿疾罢了,暂时无碍性命。”梅长苏顺口答着,仍是随意地看着下方的人潮,不知看到了什么,突然之间睫毛微微一颤,目光轻晃了一下。虽然这一下悸动如同轻羽点水,瞬息无痕,但霓凰郡主何等样人,立即察觉了出来,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可看了半天,也判断不出他到底是看见了什么。

“迎凤楼到底非我久留之地,郡主如果没有别的吩咐,我还是到下面锦棚里去的好。”梅长苏温言道,“再说麒麟总是不回去,太子与誉王殿下岂不等的着急?”

“说的也是,早见早好。”霓凰郡主也点头微笑,“那就不耽搁先生了,请便吧。”

梅长苏拱手却步,行了一个告退之礼,而一向连公卿王侯都不太放在眼里的南境女帅竟敛衣躬身,向他回了半礼。两人分手之后,一个回到暖阁,另一个直接下了楼梯,飞流自然也跟在后面一齐走了。

从迎凤楼侧面的出口到锦棚区的入口,是由一条长长的甬道相连,侍卫们都在墙外关防,整个道路异常清静。梅长苏一面慢慢走着,一面低头思考,直到飞流在后面“啊”了一声,他才抬起头来,看见迎面而来的健硕身影。

蒙挚身为禁军统领,负责宫城的安危,皇帝驾临于此,他的责任重大,须要四处巡视,格外小心。不过梅长苏是受太皇太后诏命进迎凤楼的,掌控全局的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,所以这迎面撞上,他也并没有上前盘查,反而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
梅长苏也微微一笑,点头为礼,两人各有各的事情,仿若是偶然相逢,谁都没有停下脚步来寒喧一两句的意思。

然而就在他们相互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,梅长苏的嘴唇突然动了几动,吐出了一句语音极轻,但语调却极其严厉的话来:

“叫他们两个都给我回去!”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