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第八十五章念念 (6770)

泪奔~~~好容易得到了一个三江推荐的机会,下周开始,所以大家一定要支持啊,至少在推荐的这一周,票票要留着砸给俺啊~~~~

____________________这是充满期盼的分割线__________

宇文暄的视线轮番在两个年轻人的脸上绕了一圈,突然仰天一笑,道:“都说大梁人物风流,看两位也算是俊雅公子,怎么学了燕人的脾气,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?何开,这两位是……”

随侍在他身旁的部下立即凑到他耳边说了一阵。

“哦,原来是萧公子和言公子,久仰久仰。”

萧景睿和言豫津都是琅琊公子榜上的人,宇文暄识得他们姓名本是应当的,但不知为什么,这“久仰”二字从他嘴里说出来,再搭配着他的表情,却是怎么看怎么有些欠揍的感觉。

“你到底敢不敢打?不敢趁早说,谁爱听你磕牙?”穆青怒道。

“敢,怎么不敢?”宇文暄眸色突然一冷,伸手轻抚着顶冠上垂下的翎尾,“不过今日大家都是来为郡主送行的,兀自争起胜来,实是对郡主不恭。敝国上下都知道,我这人虽然什么都敢做,却就是不敢冒犯佳人。所以今天嘛……诸位就是把我卸成了八大块,我也是不会动手的。”

“不敢就是不敢,罗嗦那么多干什么?”穆青撇着嘴回身一拉姐姐,“咱们到长亭上去吧,不用理这个有嘴没胆的人。”

“我话还没说完,穆小王爷急着走做什么?是不是怕一不小心,逼我真的答应了?”难得宇文暄此时面上还荡着大大的笑容,更难得的是他的眼睛里竟半点笑意也无。

“哼,”穆青用眼尾斜了斜他,“你也不过只有点激将的本事,我多听几句就习惯了,要是没什么新招,小爷我还不奉陪了。”

见他能这么快就按捺住自己的情绪,不再随着宇文暄的牵引走,霓凰郡主的唇角已轻轻上挑,一旁自始至终袖手旁观的夏冬也不禁点了点头,意甚赞许。萧言二人都不是意气用事之人,方才出面,不过替穆青解围而已,此时见当事人已冷静了下来,也都不再屑于这无谓纷争,转过头去。宇文暄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突然放声大笑,道:“有趣有趣,各位真的只当我说说罢了吗?今日我虽然是决不会出手的,不过……”说着他的目光直直地转到萧景睿身上,笑道:“我有个朋友一向久慕萧公子大名,意图讨教,不知肯赏脸否?”

他的目标突然转移,倒让人有些出乎意料之外。言豫津歪着头细细地瞧着好友,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?现放着夏冬姐姐没人挑战,居然挑战你?就算打赢了又能长几分脸面?”

“你这就不懂了吧,”夏冬的眼波柔柔地一勾,将手搭在言豫津的肩头,笑道,“小睿虽然还排不上高手榜,但好歹也是一流高手,自然会有二流的江湖客想着要打败他挣一点名声,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言豫津仿佛恍然大悟般点着头,“二流江湖客……有道理,实在是太有道理了……”

身为被挑战者,萧景睿倒不似这两个人这般轻狂,慢慢踏前一步,正色道:“在下随时候教。”

宇文暄定定地凝视了他半晌,满脸的笑容突然一收,语调也随之变得严肃起来,“多谢萧公子。……念念,萧公子已经应允,你来吧。”

跟随这位大楚陵王来到现场的,一眼扫过去共有八人,看服饰有两人是马夫,五人是侍卫,最后一个,穿着一身雪青色的箭衣,身形略薄,金环束发,周身上下无所装饰,只有腰间垂着一条极精致的刺绣流苏,单看装束,判断不出此人究竟是何身份。

乍看这人第一眼时,只觉得他容貌平平,表情木然,但等他缓步走近了些后,江湖历练较多的霓凰、夏冬已看出他戴了隐藏真容的人皮面具,萧景睿也眯了眯眼,大约同样察觉到了异样。

要说人皮面具这种东西,无论做的多少精巧,毕竟是死皮一张,无法契合活人脸上微妙的肌肤变化,因此很难瞒过真正观察细微的人。所以自它问世以来,江湖人戴它的情况是越来越少,顶多就是拿来当一个不容易被揭开的蒙面巾用,意思就是“你看出我戴了面具也无所谓,反正你看不到我真正的样子就行了”。

“萧公子,请。”

“请。”

两人相向而立,抖剑出鞘,以起手之式向对方微施一礼。言豫津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景睿一向懂礼貌,想不到这个念念也这么讲礼。”

可夏冬和霓凰却暗暗交换了一下眼神,目光都凝重了起来。

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起手式,但两位女中高手已隐隐猜到了这位挑战者是何人。

片刻寂然后,龙吟声冲天而起,在两道剑光的炫目华彩下,持剑人的身影仿佛都已经变淡。剑势融为剑招,剑招渗出剑气,剑气化做剑意,剑意最后幻凝为一缕剑魂,魂魂相接,并无丝毫的激烈,却又让人背心发凉,剑风刚一迫近,竟连发根都被狂风吹起般,根根直立。

这是一场真正的比试,不是决斗,不是拼杀,就只是两派剑法的比试。对战双方似乎有默契一般,全都没有下任何杀手,却又都是全力以赴。以招应招,以招拆招,以招迫招,以招改招,一时间竟不分上下,越战越酣,连围观者的神情都不由自主地越来越认真,越来越投入。

然而这场比试进高潮进得快,结束得却也不慢。两人正缠斗至难分难解处,萧景睿剑势突缓,回臂旋身,眉宇一凝,扣指捏起剑决,天字诀如天马南来,空阔含容,泉字诀如水势奇诡,流冲荡卷,其高远如天,其喷突如泉,俯仰折冲间,似漫天水雾扑面而至。对手也不甘示弱,正面迎击,左右手交握,竟成双手握剑之势,抡捎之间凌厉加倍,其灵透却又不减,幻出一片夺目光网。眼看着剑雾与光网即将相接,两道身影就令人惊诧地凝住了,好似一首曲子正嘈嘈切切响成一片时,突地嗄然而止。尘埃初定后,那念念一扬首,额发飞落少许,萧景睿随即抱拳道:“承让。”

念念半晌没有出声,面具掩盖之下,不知他表情如何,只看得出他目光凝结,似在发呆。宇文暄目露关切之色,上前抚住他背心,低声问道:“念念,你可有受伤?”

念念轻轻摇头,挺直腰身看了萧景睿片刻,一开口,嗓音依然平静悦耳:“萧公子深谙天泉剑意,而我对遏云剑法却领悟不足,今日一战,是我败于萧公子,而非遏云剑败于天泉剑。请转告令尊勿忘旧约,家师已至金陵,择日当登门拜访。”言毕转身就走,倒是干干脆脆的。

“郡主一路顺风,我也不耽搁各位了,告辞!”宇文暄扬袖抚胸,行了个楚礼后,带了手下,也匆匆跟着离开。

萧景睿凝视着那一行楚人远去的背影,剑眉微锁,面色有些沉重。言豫津抓了抓头,若有所思地道:“遏云剑?莫非这个念念的师父就是……”

“岳秀泽,楚帝殿前指挥使,琅琊高手榜排名第六,或者说,现在已经是第五了……”夏冬甩了甩散于颊边的一绺长发,眸色幽沉。

“第五不是大渝的金雕柴明吗?”言豫津问道。

“我前几天才得到的消息,岳秀泽大约一个月前约战柴明,在第七十九招时将他击败……看来这短短一年,他进益不小呢。”

“已经击败了柴明啊,难怪他接下来就要找卓伯父了呢。”言豫津看了好友一眼,“景睿,听那人说的话,好象卓伯父跟岳秀泽有什么旧约?”

萧景睿点了点头,“卓家爹爹以前曾与岳秀泽交手两次皆胜出,若是那时订了什么再战的约定,也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霓凰郡主沉吟着道:“岳秀泽也算大楚贵官,这次跟使团一起入京,竟没有亮出他的身份,可见他此行的目的无关公务,只是为了挑战排名比他高的高手罢了。”

言豫津见萧景睿的神色有些沉重,便敲了敲他的手背,微笑道:“卓伯伯纵横江湖这些年,哪年不要接十几份挑战书的,此地又是我们大梁的地盘,岳秀泽还能有什么花招不成?只要是公平一战,胜负只凭实力,胜固可喜,败也非耻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萧景睿温和地回了他一笑,道:“我倒不是担心,遏云剑与天泉剑并不相克,岳秀泽有进步,卓家爹爹这一年也没闲着,哪里轮得到我担心了?我不过是在想,明明是岳秀泽准备挑战我卓爹爹,怎么那位念念公子会先跑来跟我比试一番?”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”言豫津一哂道,“他是遏云剑传人,你是天泉剑传人,他师父正卯足了劲儿要跟你爹比武,他会一时好奇,想要先试试天泉剑的深浅也是情理之中的啊。”

“这个我明白,可他要试天泉剑法,怎么会找到我?按道理应该找青遥大哥才对吧?”

言豫津听他这样说,也有些不明所以,夏冬却在旁笑了起来,摇头道:“他找你才是对的,我刚才看得仔细,那个念念虽掩盖了真容,但是骨骼尚未终定,剑力稚嫩了些,年纪最多二十岁,想来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斤量不足以挑战卓青遥,而我们景睿公子出了名的温厚,天泉剑法的造诣也是有口皆碑的,不找你找谁?”

霓凰徐徐叹道:“不过这位念念姑娘虽年轻,修为已是不凡,可见岳秀泽是用心调教了她的。可惜我今日启程,不能亲眼目睹天泉遏云之战,战果如何,只能请各位写信相告了。”

夏冬菀尔一笑,“一定一定。”接着斜飞的眼角一挑,瞟向身边:“喂,小伙子们,发什么呆啊?没听见郡主的吩咐吗?”

言豫津连喘几口气,瞪着眼睛道:“郡主刚说什么?念念……姑娘?”

“对啊,”夏冬歪了歪头,“你没看出来?”

言豫津呆呆地将目光转到萧景睿脸上,“景睿,你看出来了没?”

萧景睿虽没有瞠目结舌的表情,但吃惊程度其实也不下于言豫津,见他问,脖子僵硬地摇摇头:“我……我没注意……”

“没什么啦,”穆青安慰道,“我也没看出来。”

言豫津看了这位小王爷一眼,心想你没看出来那是正常的,但因为大家不算很熟,这句吐槽的话最终也没说出来。

“好了,时辰不早,郡主也该启程了。有道是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大家就在此处分手吧。”夏冬习惯性地顺手拧了拧言豫津的脸,最后才回头看着霓凰,低声道,“郡主,一路保重。”

萧景睿闻言也感到歉然:“我们本来是为郡主送行的,却无端争斗起来,误了郡主的行程,实在抱歉。”

霓凰郡主爽朗笑道:“我又不赶这一会儿的时间,有什么好愧疚的?再说方才那场比试着实的精彩,反而壮了我的行色呢。”

“姐姐,”穆青有些恋恋不舍地道,“你既然想看天泉遏云之战,就再多留两天看了再走嘛。”

“又胡说了,”霓凰郡主虽蹙眉斥责,但眸中却是一派温婉,抚着弟弟的头道,“行程已报陛下,岂能随意更换?我看不到,你替我看也是一样的。”

言豫津笑呵呵地把穆青扯过来,刻意舒缓气氛,“那我们就得要串通景睿了,岳秀泽约战卓伯伯一定是私下的,如果没有景睿通风报信谁会知道他们定在何时何地啊。”

萧景睿一本正经地道:“这个要卓爹爹同意才行。”

言豫津偏着头道:“算了吧,你的情况我还不知道,虽然谢伯父待你一向严厉,可是卓伯伯却一直把你宠得象个宝,只要你帮我们撒个娇,他什么都会同意的。”

被他一打岔,穆青总算稳住了情绪。为了不让姐姐伤感担心,他努力振作起精神,露出甜甜的笑容:“说的也是。我想用不了多久,皇上就会准我回藩的,姐姐不用牵挂。”

霓凰微笑颔首,拍拍弟弟的手背,又轻抚了一下他颊边被风吹乱的头发,女将军的如铁心志掩住了为人姐的柔肠百转,后退几步后,她决然转身上马,唇边一直含着笑意。

“云南不是天涯,再会之日可期,请大家留步吧。”

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,回滇的轻便马队正式出发。霓凰郡主向帝京投去最后一眼,拨转马头,只轻轻一夹马腹,胯下坐骑便微微一嘶,扬首奋蹄,沿着黄土烟尘的官道,飞奔而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周开始推荐,不代表今天就可以不投票,所以别忘了出门该做什么哦~~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