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第六十七章拜年 (7136)

继续过年!!昨天除夕,今天初一……现实中的春节,怎么还没到啊~~~~

----------------这是度日如年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初一的早晨,喜气仍浓,梅长苏起身后亲自挑了一件藕合色的新衣给飞流穿,再配上浅黄色的发带、白狐毛的围领,黄岗玉的腰带,把少年打扮的甚是漂亮。

“飞流,苏哥哥带你出去拜年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黎纲从外面走进来:“宗主,轿子已经备好了。我们这就出发吗?”

梅长苏看了他一眼,“黎大哥,你今天留在府里,不用跟我出去。”

“宗主……”黎纲登时一愣。

“我留你是有事要做的。因为我一向不爱出门,大概很多人都会以为我今天在家,所以来登门拜年的人也不会少。别的不说,象誉王这样的人,也只有留你来接待我才放心。拜托你了。”

“属下遵命。”黎纲忙躬身道,“宗主刻意出去让誉王见不到人,是不是有什么用意,先吩咐属下,也好早做准备。”

“没什么用意,”梅长苏淡淡道,“我只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不想见他罢了。人总是喝毒药怎么会舒服,毕竟是新年,想有个好心情而已。”

“是……”黎纲的眸色中闪过一抹黯然,“属下明白了。请宗主放心,府里属下会照管好的。”梅长苏伸手在他壮实的肩上轻轻一拍,转过身,唇边已是一抹轻笑,“飞流,出门了哦。”

“好!”

初一的上午,街面上到处都是火纸的碎片,来往的行人不少,商贩却几乎没有,街市两边的铺子几乎都是关门闭户,只有两三家卖火烛的还开着。梅长苏所乘坐的是一顶两人的青布小轿,在人群中毫不显眼,晃晃悠悠穿过数条街市,来到半个城区以外的一座府第。

比起云南藩领里那座王府,京都穆王府要小一些,但因是先朝时奉旨敕造的,依然十分气派。府门前侍立的皆是身着铁骑军军服的官兵,个个腰身扎得紧紧的,站得象木桩一样的笔直,目不斜视,十分精神。梅长苏的拜帖递进去,虽没有因为服色朴素而受到冷遇,但毕竟在初一流水般来拜年的高官贵族中很不起眼,被夹在一大叠差不多样子的拜帖中,搁在穆小王爷手边排着队,由他一个一个请进来见面,喝口茶说几句话再打发了。这样排了小半个时辰,终于排到了这张署名为“苏哲”的拜帖。

穆青最初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还歪着头愣了一下,翻来翻去确认了半天,最后终于确认,全天下没有标注其他任何身份,只写着“苏哲”二字,并且会送到他桌前的人,当然只有那一位而已。

“小王爷?”管事在旁边忐忑不安地看着主子脸上变幻不定的表情,“这位是不是不想见?”

穆青呆呆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嘴唇动了动,突然跳起来,大叫一声“姐姐”便朝后院跑去。

片刻,穆府洗马魏静庵便出来,将其他所有的客人都带到了偏厅进行招待,霓凰郡主和穆青一起亲自来到门外,迎接在轿中等的都快睡着了的梅长苏。

“苏先生,实在抱歉,我没有……”霓凰歉然地想解释一句,被苏哲微微一笑止住。

“不过小等了一会儿,有什么关系,我今天反正很清闲。”梅长苏一面宽慰着,一面与霓凰并肩进了小花厅,在客位上落座。穆青看见飞流站在苏哲的身后,急忙命人搬个凳子给他,可飞流却不愿意坐,站了一小会儿,人影便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。

“飞流他觉得这里新鲜,所以到处玩玩看看,”梅长苏见穆青惊诧地左顾右盼,知道他心中所想,解释了一句后,又问道:“不要紧吧”

“没关系没关系,随便他看好了。”穆青因为跟飞流年纪相仿,所以一直对这位影子护卫很有兴趣,“他轻功真好,我都看不清楚他是怎么出去的。”

“现在知道羡慕人家了?我叫你练功的时候干什么去了?就知道偷懒。”霓凰板着脸教训了他一句。

“姐姐,”穆青撒着娇,“我没有偷懒啊,我只是学得比较慢……”

“有道是勤能补拙,知道自己资质不好,就更应该比别人努力才行。”

穆青苦着脸道:“姐姐,大过年的,有客人在嘛,不要教训我了……”

梅长苏看着小霓凰现在一派长姐风范调教幼弟,心中又是酸楚,又是好笑,插言道:“现在南境局势平稳,穆王爷不需要上阵杀敌,武学搁一搁也不妨,不过兵法战策和藩领的治理之法却要勤加修习才是。”

“听见没有,苏先生的良言你要谨记,总是这样长不大的样子,以后让我怎么放心把云南交给你?”

“郡主也不必多虑,”梅长苏又劝道,“穆王爷只是少了历练,将门之风还是有的。趁着现在安稳,渐渐把一些藩务交接过去,假以时日,一定是一代英王。”

“姐姐现在已经把好多事交给我来做了。象今天的客人全都是我在见,所以才会怠慢了先生啊,”穆青笑嘻嘻的,又转头面向霓凰,“姐姐,你在后边忙了那么久,做好了没有?”

梅长苏一时好奇,不由问:“做什么?”

“姐姐亲手做糖酥年糕给我们吃啊。”穆青抢先道,“她以前从来不沾厨房的,大概这两年看我长大了吧,姐姐也开始学着做菜了。”

梅长苏淡淡地笑了笑。神威凛凛的南境女帅为什么开始学着洗手做羹汤,他心中当然明白,虽然此刻两人都有些微妙的尴尬,但为她欣慰的心情,却是极为真挚的。

“这么说我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了,郡主的手艺一定要尝一尝,”说着他又压低了声音悄然对霓凰道,“你放心,我知道他的口味,还是可以给你一些意见的。”

霓凰低垂下眼帘,眸中神情有些复杂,但她知道现在不是分辩争论有些事情的时候,只笑了笑,便起身道:“那我就献丑了,还有最后一步,我去做完。小青,你好好招待苏先生。”

“是。”穆青等姐姐走后,便挥手命其他的人都退出,移到了离苏哲更近的位置上,小声问道,“我一直以为那个人是你啊?真的不是你吗?”

梅长苏微微一怔,“怎么?王爷没见过那个人?”

“没见过啊,他们出去打仗,说我小,叫我呆在后面守家,后来是听长孙说了,才知道姐姐当时好危险,又冒了那样一个人出来。虽说他也算对我们南境有恩,但我姐姐如此神仙般的人物,他居然敢跑,一定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“王爷此言偏激了。人都有自己的疑难之处,旁人怎能尽知?他是我的至交好友,我很了解他……王爷不必担心,此人心地纯良,忠肝义胆,是难得的水军奇才,性情爽朗,外貌也生得仪表堂堂,确实值得郡主倾心。”

“可是他为什么要跑啊?”穆青仍然嘟着嘴,“他是你的手下对不对?你叫来京城嘛……”

“穆王爷,这件事是你姐姐自己的事,她会知道怎么处理的,你只要支持她的决定就行了,其他的……不要插手太多。”

穆青抓了抓头,“这个我也知道啦,可是忍不住要关心嘛……其实我觉得我们府里也有很不错的人啊,姐姐为什么都不喜欢,比如长孙……”

“别说了,”梅长苏轻声提醒道,“郡主来了。”

穆青吓得一激灵,顿时跳了起来:“姐……姐、姐姐!”

“是不是在说我坏话?紧张成这个样子?”霓凰引着两个手端食盒的丫头款款而来,瞟了小弟一眼。

“没……我怎么敢……”

“去叫将军们都进来,大家一起尝尝。”霓凰却似不想追究,吩咐道。

梅长苏不由暗暗称许霓凰现在行事确实周到。若是郡主亲手制糕单单请苏哲一个人品尝,容易惹人多心疑虑,现在把穆王府其他的将军们也叫上,便算是大家新年同乐了。

只一会儿功夫,随从一同入京的南境军共五名将军、两名参史都跟在穆青身后进来见礼,小小的花厅登时便感觉有些拥挤。不过人数虽多,好在霓凰做的酥糕有满满两大盒,倒也不用担心有人分不到。

“苏先生请。”

梅长苏微笑着拈了一块,回头叫道:“飞流,你也来尝尝。”

“飞流在这里?”穆青赶紧抬起头,眼珠正骨碌碌到处转着找人,突然眼前一晃,少年挺秀的身姿已出现在梅长苏的身边,从盘子里拿了一块酥糕放进嘴里。

“大家不要客气,”霓凰笑着道,“觉得味道怎么样?”

这时每个人都已吃了一块,纷纷赞道:“郡主的手艺真是好……”

“好吃……”

“风味上佳啊……”

“确实甜而不腻……”

“酥脆爽口……”

一片赞扬声中,飞流突然冷冷冒出了一句:“不好吃!”

场面顿时僵住,连穆青都滴下冷汗,不知该说什么话来缓解气氛,其他人当然更加无措,根本不敢抬头去看郡主此时的脸色。

不过这尴尬的局面持续了并没有多久,梅长苏便“扑哧”一声笑出声来,边笑手边捂着嘴,笑得微微有些咳。紧跟着他忍俊不禁的是霓凰郡主本人,也是笑得弯下了腰,众人面面相觑一下,全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,一时满堂笑声,最初那点僵硬早就化解到了九霄云外。

“终于有人肯说实话了,”霓凰拭着眼角笑出的泪花,“出来时我自己也尝过了,刚刚还在想,要是你们再这样言不由衷地夸下去,我就天天做给你们吃!”

“也没有这么糟,只是糖稍稍放多了些,样子倒还好。”梅长苏鼓励道,“多做几次就会拿捏得准份量了。”

穆青正想跟着说两句好听的,突然看见魏静庵快步走了进来,面色十分凝重,不由一愣,问道:“老魏,怎么了?“

“郡主,小王爷,”魏静庵拱手行了礼,沉声道,“我刚刚得知,昨夜宫城边上出事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为了郡主的手艺,喜欢吃甜食的,赶快出去投票,不喜欢吃甜食的,收藏再加投票!!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