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二十二) (5)

“公子都想知道些什么?”梅长苏一向谨慎,不欲在此露出萧景琰身份。径直向拴马处行去,没有停留。

“比如……”萧景琰愈是靠近梅长苏,愈是不敢提起他的名字。“比如先生为何在此?”

“既然公子都听见了,当知道我为何在此。”梅长苏淡淡道。

萧景琰追步上去“先生为何知道誉王妃的事情?”

“正如公子所听到的,我是江左盟的人。”

“可是霓凰说你是穆王府培植多年的亲信。”萧景琰死死地盯着梅长苏不放。

“我既是江左盟暗里派来帮扶郡主的,也是穆王府霓凰郡主的亲信。”

“哼~我派人去云南查过,你是不久前梁楚交战时才突然出现在郡主身边的。”萧景琰的眼睛,微微泛红中莫名的压着一丝怒意。

“不错,我是江左盟暗里派来帮扶郡主的,这点郡主并不知道。郡主知道的是,多年前江左盟派人来助她水战,之后她将我派到盟里去探查消息。”

“先生好大的胆子,敢欺瞒郡主。”萧景琰铁青着的一张脸,愈发严肃。

“并非刻意,公子当知道,为一个人谋事护她周全,暗里比明处更为行事便宜。”

往事如水,历历在目,萧景琰神色一震“我来此之前,在侯府里遇上了一位旧人,先生可知道是谁?”

“我既然能入得了江左盟的中枢,自然同盟里的人一样,有一个共同的身份。认识侯夫人,不足为奇。”

萧景琰自然知道这身份。从前这四个字,是忌讳,是无法诉之于乾坤朗朗的禁语。如今,真相大白,这个身份让全天下人敬仰称颂,却成了自己欲说还休,最无能为力的命门。毕竟那个人也曾是,赤焰旧人。

“既然先生未行不义,为何要瞒我?”自那年梅岭,挚友二度销魂,萧景琰开始习惯克制自己的情绪。思及往事,稍驻片刻,也便稳下了神情心绪。

“江左盟素来低调行事。并非只隐瞒你一人。”梅长苏低低道。

“赤焰中人总该有个本名,不知先生故姓哪家?”萧景琰不放弃的追问道。

梅长苏停了下,却并未迟疑,似是早知如此“姓顾,顾昭。”

萧景琰闻言,将梅长苏面上的每一寸表情,眸里的每一丝情绪,仔仔细细又瞧上一遍“好,好!朕自会去求证!”萧景琰突然改口,天子之威骤显。大步上前解开系在树上的缰绳,翻身上马,不再回顾。

湛湛长空,乱云飞渡,萧景琰怒马及衢而驰,勒缰绳于侯府正前,马啸声传,门侍不敢阻拦。

“陛下伤病方愈,怎的急色匆忙。”顾子期眼见萧景琰闯进侯府,她也不是安分的女子,微微一礼,就直起腰来笑言。

“子期,不必多话,我有要紧事问你。”萧景琰拿起桌上的茶盏,一口全喝了下去。

“哦?陛下是要治我女扮男装欺君之罪么?那时你可没问过我,我总不能自己招了吧。”顾子期巧笑倩兮。

萧景琰一愣,未想到她言此,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“那倒不是。”

“那是为何?”

“我是来向你询问……询问常林的事。你是他请来解救我们的,你又在赤焰中多年,想来必然对他有所了解。”萧景琰迟疑了下说道。

“常林?……”顾子期心回百转。这好一个林殊,还瞒着萧景琰呢?

“对,你不是要说你只认得信物不认识其主人吧?我只问一句,他原本叫什么?”

“你怎的不去问他呢?”

“我问过他了,再来问你确认一下。”萧景琰怎么就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。

“难道我们还会说出两个名字么?”

顾子期思及林殊扮作他的护卫,同她闯荡江湖的时候,每每闯了祸后大言不惭的留名“顾昭”。让忠直的顾昭替他到处背了不少黑锅。当下笑意丛生。

“顾昭。就是我爹派给我的那个侍卫,随我出门闯祸,伴我随军的那个。一直在我身边,陛下可能没大留意。”

萧景琰眼睛微眯,顾昭这名字,他有几分印象,却是对不上人。子期这么一说,赤焰中到似确是有这么一个人。

顾子期眼见萧景琰表情有异,还以为是自己想错了。“我离开赤焰军后把他留了下来,后来赤焰案发他又入了江左盟,兴许有什么其他的名姓也未可知。”

“不,就是顾昭。常先生也是这么说的。我知道他。”萧景琰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。紧紧捏住,里面似是装了一个不小的硬物。顾子期却是听得云里雾里,不知他何意。

萧景琰起身道“没事我先回房了。等常先生回来,不必告诉他此事。”语毕也没管子期,大步流星出门而去。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