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二十一)单独篇 (5)

又是一年梅香满京华,梅长苏携霓凰郡主回京看望旧人。
苏宅风物故景如旧,萧景琰安排了人手日日在此打扫,又经常添些他觉得小殊喜欢的物件进去。每每梅长苏回来,都觉得比起他上次离去时气象更是濯新。
沐浴更衣,洗净风尘,肃衣整冠,梅长苏和霓凰携手同去林氏宗祠,拜祭林家列祖列宗,赤焰梅岭七万忠魂。
待诸事完毕,梅长苏从霓凰为他缝制的香囊中掏出一颗大珍珠,置于那红巾下的空盒中。这细微的变化,不多时便会有人上报萧景琰。
雪夜枯寒,尚未至年节,苏宅便已早早的红灯高挂。
摩擦着积雪的声音,一辆不甚华贵的小马车停在了苏宅门口。玄帽乌裘,一从军样人先行跃下,轻扶后人下马车,再有一男子最后露身,气度不凡,举目凝望门匾,久久不曾移身。
黎纲但见来人,忙引入内室。
“小殊!猜我带了谁来看你。”只有年年在这宅子里,在这人面前,萧景琰一直都能是当时年少,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梅长苏只是执书一卷,也不行礼也不答应,慵慵的倚着门温温的瞧着他。
萧景琰耐不住,把身后之人推上前“母后想要来看你,你的身份进宫去又不合适…”
梅长苏也没去接萧景琰的话,忙起身笑着道了声“静姨。”像平常人家一般,没有拘泥的称呼着。霓凰上前解下静太后的外披风,端了一杯热茶给她。静太后也没说话,只是一直瞧着梅长苏的面色,叶眉弯弯,笑颜安慰。
“啊,小殊啊,往年你都等春天麻雀满树乱跑了才来,今年怎么这么大冷天的就跑了回来?”
“听蒙大统领这意思,我回来的倒不是时候喽?”梅长苏斜睨着眼揶揄着蒙挚。
蒙挚一听连连摆手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?”
萧景琰也佯装生气,蹙着眉逼问他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“哈哈…哈哈哈”蒙挚干笑了几声“我这不是怕小殊冷嘛!对吧,我这是关心他啊!”
“林殊哥哥!”这生怕大家听不见的一声,解救了尴尬中的蒙挚,来者不是言豫津还能有谁。萧景睿也跟在他身后进来。
列战英一直在门口,刚想将门关上,一人踱步而入。“言侯?”
言侯向他点了点头,不疾不徐进了屋内,微微一笑,环顾四周,却只对着梅长苏行了个平辈礼“苏先生。”梅长苏闻言恭谨还礼。
又眼见静太后,却是用旧日那样亲近的称呼拱手一礼“妹妹近来,可还安康?”
飞流见他们弯过来弯过去,很是着急,扯了扯梅长苏的衣袖道:“饺子!”
“哦哦,我们飞流饿了啊!”梅长苏摸了摸飞流的头,笑着说道“大家边吃边聊吧!”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