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十四) (5)

待穆青彻底弄清了常林的身份,便扯着他不依不饶,姐夫姐夫的叫个不停。
霓凰红着一张脸一双眼,笑骂穆青“你林殊哥哥的才学武艺你是一样没学会,他那说话做事没个收敛的性子你倒是学的很像。”
常林故作严肃在一旁轻轻的咳嗽了两声,表达自己对后半句的抗议。

听常林说完这几个月来的遭遇,霓凰心中百味杂陈。一夕之间,幼弟得救,心念之人得归,不再有呕心谋算平反昭雪的重担,不再有病骨一身靴刀誓死的担忧,就这样简单的、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的眼前,带着一种对未来的鲜活的期许。这是多少次午夜梦回,霓凰连想都不敢想的奢望。
常林见她眉目间仍笼烟罥愁,时喜时忧。将手覆在了她的手上,轻握安慰“此番解毒凶险,不知能否地狱归来,怕再教你担心,故而没有提前告诉你。”
“兄长,你知道的,我从未怪你。你回来就好。”饶是霓凰这样坚忍的女子,也不住委屈落泪。
蔺晨打着哈欠插道“不知道是谁当时还不愿意解来着。”
常林把目光钉在他脸上,眼皮微微缩了一下。蔺晨知趣的调戏完就走。
“那兄长,你告诉太子殿下他们了么?”霓凰并未理会蔺晨,擦擦眼泪道。
常林沉吟一番“我还不打算把我的事,现在就告诉景琰。”
“为什么?”霓凰甫一开口就突然想到了什么“是不愿意…”
“嗯,我实也不愿再回到朝堂,无论是以林殊、梅长苏还是常林的身份。但除此之外,也有其他的考量。我想等景琰登基后,将忠臣良将皆尽封赏,建立起他自己的朝纲法纪,再回去见他。这样,一来,他新建立的完整体系得以严密运作,不会强留我一个空位;二来,大封过后,他要持身中正,源清流清,就不当坏了自己新立的规矩,破格提拔我一介江湖布衣。上一辈的恩恩怨怨,人间惨剧,归根结底是因为一些人太重情义,而一些人却罔顾情义。然治国,却终究不应落在‘人情’二字之上,人恒有过,不以一己之好恶量才,不以一时之悲喜判命,举贤不唯亲,施政不留情,方才能保情义千秋,不染污秽。这世上的事,就是这么矛盾。要景琰这样执拗的人彻底明白这样一件事,便不得不有一个开端,我想这就自我始吧。”
霓凰闻言点头,穆青在一旁听得有些不耐烦“姐夫,听你说话真费劲…”话未完觉察到凌厉杀来的眼锋,忙改口“啊不,是真长见识啊!”
常林看了一眼霓凰,又瞥了一眼小王爷,俯首轻笑。

南楚边境军不明白,梁军是怎么突然间就扭转战局,反守为攻。在过去的两月里,兵行奇绝,直逼南楚腹地,逼得他们不得不上表纳币请和,沦为大梁的藩属国。
而大梁军内,众将士们发现,郡主身边不知何时,多了一个只会在战场上展露锋芒的参将。平日里他总是少语寡言,不争如水,和郡主在一起言笑晏晏。

“姐,太子殿下钧旨让你回京述职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“怎么办?不怎么办,让我回京述职便回京述职呗。”霓凰目注手中诏书,并未抬眼看穆青。
“姐,你走了,姐夫怎么办呢?带他一起回金陵么?…恩…那个…带不带我呀?”
霓凰拿手指使劲顶了一下穆青脑门“你那点鬼心思,就想着出去玩!”
霓凰看着手中旨意乃景琰亲笔手书,结尾处用小楷写道,旧时林府已修缮完毕,盼入京凭望,同吊故人。
“去,把苏先生请过来。”霓凰还是习惯旧日的称呼,不愿更改。
“好来~~我这就去。”穆青一蹦一跳就出了门。
云南的穆王府没有金陵里先皇赏赐的那样阔大,不消一会,常林就来到了郡主房中。
郡主也并未多说,直接把手书递给了他。常林看到书尾的一行小字,心下触动,却也没有表现在面上,习惯性的搓了搓手指“既是如此,我便随你回金陵吧。为着看看江左盟是否已然可以脱离我运转,我也没把消息传给黎纲和甄平,此行正好去料理京中后事。毕竟我容貌再改,即便回京,他人不识,倒也不妨事。”
霓凰还没应声,穆青抢着说道“姐夫姐夫,带上我吧!”
“你给我在家看顾大军,好好习武念书!”霓凰义正辞严。
“姐,你看你老说我缺乏历练,这次入京行程一应交由我来打理,让我历练历练呗。而且,姐夫能教我的,比那些无趣的书多多了,我还可以没事和飞流练练身手嘛!”穆青一边缠着霓凰一边给常林使眼色。
常林笑道“霓凰,让穆青和我们一起吧,我这次会严加管教的。况且京城人事繁多,他将来要承袭穆王府,总得让他学着些。”
霓凰叹了口气“罢了罢了,我说不过你,将来穆青要是不争气,我就上江左盟去讨说法。”
常林笑着在霓凰耳边轻语“不用那么麻烦,直接找我就行。”

穆青命老魏带府兵上前回金陵打点,太子殿下既然没设时限,那他们几人就在后缓行,这样倒也不甚着急,正好可以一路上赏风略景,不胜惬意。
五人并马齐驱,常林居中,左边是霓凰,右边是蔺晨。飞流在最左一直死死的盯着霓凰,霓凰许久才发现少年不善的目光,侧首问道“飞流,怎么了?”
“讨厌!”
“嗯?”
“苏哥哥旁边!”霓凰闻言失笑。
“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?”常林驱马行至飞流身边,摸了摸他的头。语调听起来像是责备,其中却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宠溺。飞流见他来到自己身边,也不管他说的什么,开心的咧了嘴。
却不知霓凰听到一句嫂子,霞生两靥,佯怒嗔怪道“怎么跟飞流说话呢,尽教坏小孩子。”
穆青在一旁乐呵呵揶揄,常林在这他明显多长了好几个胆“姐,怎么跟姐夫说话呢,还不改口。”
蔺晨打着哈欠连翻了几个白眼,见还是没有人搭理他,“驾!”的一声纵马狂奔,故意扬起一骑烟尘,大声嚷道“你们一家人在后面慢慢打情骂俏,我先去城里找我的美人了!”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