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十三) (5)

“姐!不要啊!”穆青虽不知道霓凰心中所想,却是宁愿自己赴死也不愿阿姐受伤,这么多年,姐姐独力支撑,已然苦苦不易,不该再让替自己承担过失。
穆青念及此立时左冲右撞,不顾惜身上还负着伤,卯足劲扯开一道缺口,就要往前面士兵的刀锋上撞。楚将只道穆青是一介承袭世爵的纨绔子弟,不想如此傲骨不屈,一时没有防备。
这时,云岭上突然飞来横石,小小的石子弹开了穆青面前的大刀,让他与其恰好错过。随之一个明亮的身影挟风而来,一剑封喉,拽住南楚大将的衣襟便飞身上马,威慑阵前。
“要还想要你们将军的性命,就把穆小王爷速速放了!”
南楚士兵顿时方寸大乱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,有士兵已经在准备上前给穆青松绑。
倒是那位刀下受挟的南楚大将,丝毫不乱,迎着刀面侧首去看来人,脖子在刀锋上划出一片猩红。
“不必管我,把穆王爷绑好!谁敢放了他,军法处置!”楚将声色厉厉。
“将军果然忠心。”来人了然言道,微微一笑。

“啊啊啊,不好意思啊,那个谁,什么将军来着?”不知何时,阵前竟突然出现了一个人,手中还扯着一个绳,绳后绑着一个女子和一个男童。
“国师!你怎会在此?”南楚大将惊道,待看到他背后绑着的人,更是大惊失色“这……灵儿,小虎?你们怎么在这?”
“你能把人家郡主家的公子哥给虏过来,别人难道就不能把你的老婆孩子也虏到这战场上来啊?”眼前这个男子似是对这阵前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丝毫没有感觉,一副玩世不恭的做派。
“国师!你怎么能背叛大楚!”
就在这边还是一片骚乱的时候,一个蓝衣少年寒气逼人,招式凌厉,飞到穆青身侧如入无人之境,将他周围的士兵清了个干净,众人甚至没能看清。穆小王爷见到他开心的绕着这个少年转了好几圈“咦?飞流,你怎么来啦,真是厉害,这么几下就解决了这么多人!”少年不屑理他,微微“哼”了一声,饶是穆青还是在旁边傻呵呵的冲他笑。旁边的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却又不敢近身。
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“将军,我这哪是叛国啊,你也看到了,我那傻儿子,被现在正拿大刀架你脖子上的那个不要脸的人,忽悠的团团转,替他到处惹是生非,我这不也是迫不得已嘛,这可是我们家独苗啊,要是受了什么伤他爷爷奶奶不得打死我呦!”这男子继续罔若无人。
将军一脸怀疑,嗤之以鼻。骗谁呢这是,国师看着不过而立之年吧?能有这么个十七八的儿子?
男子似是猜到他的疑惑,摇扇轻笑“我爹给我算卦定的娃娃亲,婚结的早孩子发育好长得高显得年纪大不行啊?”
马上的那个明亮的身影并没有在听蔺晨都在说什么,此时他的目光,都直直的映在对面的那个女子身上。素甲雪衣,傲然独立,双目通红,果毅中透着一丝楚楚。
他双唇轻启,缓缓传音“飞流,带穆小王爷过去!”飞流闻言抓住穆青的胳膊,一个飞身就到了梁军的地盘。
“将军,今日你必也领受了这亲眷受胁迫之难,我敬你是铁骨铮铮马上功成的军人,将贵夫人和令郎完好归还于你,我今日行的乃是不仁不义不得已之举,然皆因贵军滋事在前,此事算来该两相皆清。望去日恩仇,来日能诉诸战场,不再累及无辜。”这个侧身坐于马上的男子,气语缓和,容姿不迫,却带有不可忤逆的威势,让人难以忽视。
他并没有等待回应,径直收剑催马,将楚将翻身于地,扬土驰骋而去。待他到了梁军阵边,蔺晨也随之放了手中的人质,一个侧身便已销声不见。
梁军大将眼见讨不到好,也便带着夫人儿子退了兵。

霓凰一刻都没有将自己的目光从那个人身上离开。就连穆青走到她身边,她都未曾去看顾一眼他此时可好,几声“姐姐!”方才将她的神思拉了回来。“姐,你在看什么呢?”
迎面似乎踏马行来一束光,一束可以改天换地,吐旧纳新的光。
穆青先冲了上去,半跪抱拳“多谢壮士救命之恩,敢问壮士尊姓大名,穆青来日必定相报!”
“穆小王爷客气了,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。鄙姓常,江左盟,常林。”来人缓带轻裘。
穆青笑呵呵的说“原来是江左盟的兄弟啊!那还客气什么,帐中请吧。”
霓凰却还是没有动身,催马横在此人面前。

定定开口“敢问先生从哪来?到哪去?”
男子微微叹道“从前生来,到今世去。”
霓凰不依不饶“敢问先生前生几载,今世几何?”
男子坚定道“前生已过不计几载,今世赴约应诺几何。”

霓凰闻言顿时珠泪沾裳,这是她第一次泪洒阵前,并不她想失了这女帅的风度,只是这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,失而再得的慨然,已非她一力可以承受。
“姐,我这不好好的呢嘛,你怎么突然就哭了。”穆青没有听懂常林说的话,还以为霓凰是为他心疼。
霓凰轻缓语调,隐忍说道“穆青,你先去安抚下众将士的情绪,我来招待常先生吧。”
常林闻言也朝飞流一笑“飞流,你也去和穆小王爷一起玩会儿吧?”
穆青听到姐姐的话本来苦着一张心不甘情不愿的脸,却又听到常林说要让小飞流和他一起玩,又高兴了起来。拉住飞流就要跑。
“不要!”飞流不满道。
“哎呀哎呀,飞流,走,蔺晨哥哥带你去玩,别耽误了你常哥哥的终生大事!”蔺晨不知道又从哪钻了出来。
“不要!”蔺晨却没有管飞流的意见,虏了他就随穆小王爷去了。
常林带着一丝抚慰微微一笑“郡主,请前面带路吧。”

霓凰帐中,满目陈设,皆尽简素,如她人一般,隐忍,大气,九烈三贞。
回到帐中,霓凰什么都没有问,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一把扑进他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。似乎一松手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。
他们就这样两相无言的依偎在一起,贪得这人生不可多得的静谧时光,良久,良久。
并没有注意帐外的喧闹。

“众将士我都看完了,我要进去看我姐!还有常兄,为什么不让我见他啊?”蔺晨在门口无奈的拦着脑子反应慢半拍的小王爷。“我说穆小王爷啊,你真想让你姐守一辈子活寡啊?他们两人在帐中议事,你去瞎凑什么热闹啊?”
“你说谁呢?谁守活寡?你怎么说我姐呢!那是我姐情深意重,感情专一!她要是想找,那全天下的男子,还不都随便她挑!”小王爷一听别人说她姐就炸毛。
“好好好,随她挑,她现在就挑着呢,你边儿去,别跟着瞎掺和。”
这边蔺晨还在和小王爷争执不休,那厢飞流已经吃着小王爷给他的花生酥喊道“苏哥哥!”就要进帐。
“哎哎哎!我的小飞流啊,你常哥哥有正事儿在里面,他不希望你现在进去!”
“是苏哥哥!”
小王爷趁蔺晨一个不留神,溜进帐中,看到了他姐正柔情似水,把头埋在眼前那个男子胸前的一幕。
穆青先是吓得用两只手把眼睛捂住,见他们匆忙分开又气冲冲的走上前去,拉住霓凰就护在身后。扯着常林急的直跳脚“你你你你你!才和我姐认识一会儿,怎么就和她抱在一起了?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吗?我姐还在给苏先生戴孝呢!你你你…简直是衣冠禽兽!”
常林并不言语辩驳,只是扶手而立,微微偏头,笑眼望向小王爷。
看来这小子还迟钝的没有感受到他背后的阴郁气场。
“苏哥哥!”蔺晨见小王爷已经进了帐便也不再拦着飞流,在帐门口一脸无辜,满目皆是两个猴孩子我也拦不住的伤感。然而背过去却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样貌,抿嘴偷笑。
霓凰此时才从牙缝里迸出声音,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小儿女情态“穆青,你冒进之失我还没有追究,没想到你没有一点悔改之心,行事还是如此莽撞!今日我不好好管教管教你都对不起穆家祖上历代英灵!来人啊,上家法!”
穆青吓得赶紧跪下,扯着霓凰的衣角忙道“姐姐我错了,姐姐我错了!”
常林随手抚了抚被穆青扯皱的衣袖,不疾不徐的开了口“霓凰,穆青他也是一时情急,穆家世代相传的将门之风他还是有的,今日在阵前宁死不屈的傲骨也是有目共睹,且饶他这一回。况且他这次冒进被俘,也有我在金陵疏于教导的缘故,教不严,师之过,如果非要责罚,那就连带我一并责罚了吧。”
霓凰摇头叹声,软了下来“兄长,你又偏帮穆青,小孩子不能这么惯养的!”
“可也不能不让他明晰错处就一通乱打啊!”
“对啊,对啊,先生说得对,先生说的有道理啊!”穆青赶紧附和。
“苏!哥!哥!”飞流见常林没有要理他的意思,大声的又冲他喊了一遍。

“苏哥哥?…兄长?…在金陵教导我?…”小王爷这才昂起头仔细的端详起常林的脸,那张脸果然带有苏先生一贯的温润柔和,却又多了几丝不同于此的五陵豪气。他似乎在哪儿见过。

“穆青,我今日要带你见的,是林帅家的小殊哥哥,你不要调皮,他最烦上蹿下跳的孩子了。”
“好!姐姐,我什么都听你的!”
“霓凰,你怎么在哪也给我整出个碍事的小东西来!”
“这是我弟弟,他很乖的,叫穆青,刚从云南过来。”
“我不是东西!我是我姐姐的弟弟!”
那少年闻言噗嗤笑出声“对,对,你不是东西。来吧,哥哥教你骑马。”

“真笨,这么简单都学不会!你在云南都没骑过马么?”
“爹爹说我还不够年岁。”
“你爹不让你骑你就不骑啊?胆子真小。”

“你们欺负谁呢?这是云南穆府家的穆青!是我林殊的弟弟!我看你们谁敢动他!”
“哭,哭,就知道哭,你姐的本事你倒是一点都没学会。你们一定是投胎投反了。”

记忆中那个小小的桀骜的影子渐渐与眼前的人重合。“林…林殊哥哥?”
常林一惊,没想到小王爷最先想到的会是林殊。转头惊愕的问霓凰“我现在的容貌有那么像林殊么?”
霓凰莞尔一笑,京兆眉妩“没有那么像,大概是眉眼间的神采,又生了回来。”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