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十) (5)

三月后,澜沧江上,梅里谷中,一亭一桌一盘棋,一老一少一壶茶。云销雨霁,彩彻区明。
“呵,又是一盘和棋啊!”老者捋了捋须胡,悠悠然道。
“是前辈相让了,长苏在四十八手早已无生路。”
“小殊谦虚了,这生路,不是你自己回头堵死的么?”
二人相视一笑。
“爹~~~我和小飞流还在树上看着呢~~”此时飞流正低着头,专心致志的吃着刚不知道从哪摘的果子,蔺晨见状把他的头使劲往自己这一扭“你们这么说话不嫌肉麻么?”
飞流突然被蔺晨这么一折腾,手上的果子滚到了树下,气呼呼的瞪向蔺晨。
“这熊孩子,你看看人家小殊,再看看你,一点礼貌都没有。”
“那是人家爹,教得好。我爹这么放荡不羁,就只能教出我这样风流倜傥的儿子!”
“你!”
梅长苏在一旁抿着嘴憋着笑。
“你们在这接着矫情吧,我带小飞流去别处玩了。”说话间蔺晨就把飞流的脖子箍住“小飞流,跟蔺晨哥哥出去玩儿好不好啊?”
“不…好!”飞流明显不乐意却又挣脱不开。
“我们小飞流说好啊,那我们走吧!”说着就扯着飞流要跑。
“你别勒坏了飞流,小心点!”梅长苏在后面笑着叮嘱道。
“哎!这孩子!一点也长不大。什么都不懂。就知道耍嘴皮!”须眉皓然的老阁主在一旁唉声叹气。
“蔺晨他,也就是随性了些,这天下,哪还有几件什么他看不透的事情。”
“不说他了。”老阁主无奈的笑了笑“小殊啊,我把你从梅岭带过来,也有三个月了,春风已至,正是你槁苏暍醒的好时机啊。”
梅长苏抿了一口茶,淡淡道“既然您从北境帮我捡了一条命回来,您的吩咐,长苏自然遵从。”
“不是遵从,是要你心甘情愿解了这火寒毒,重新再世为人呐!”
梅长苏并没有直接回答老阁主的问题,而是反问他道,“不知前辈有何解法?”
老阁主摇了摇头,似是明晰他心中所想“我在这山上驯养了十头上古异兽,都是我这十数年来从各地搜捕而来,为你疗伤解毒所用的。它们皆集聚世间灵气,且兼有治病愈疾之效,以它们的生气,完全可以代替十位功力精熟气血充沛之人与你换血,换你洗伐重生。加上晨儿制的冰续丸,火寒之毒可解,金陵林家的豪情必不会就此衰微。”
梅长苏放下茶盏,微笑着看向老阁主“人生苦短,不过光阴数十载。肉身寂灭,何以豪情无寄?梅长苏的使命业已完成,林殊的大义也终得偿,在这儿坐着的,不过是一具空壳,并无实意。老阁主又何必为这一具并无实意的空壳而伤及芸芸性命。长苏不求形神俱存,不言尘世之名,不减至纯心魂,无论此身将往何处,皆不以为惧。生前苍苍逝水尽无我,身后茫茫河川复何求?不过从哪来往哪去,既有其必然,不若顺其自然,晚辈心愿已了,愿此魂长望大梁江山,永不移易。”
“小儿信中常带笑含悲的说,小殊怕是快要得道升仙了。如今看来,所言不虚。”老阁主似是早知有此一答“不过在老夫看来,林公子不过是一个自私之人。自始至终,无论是梅长苏,还是林殊,都得以善终。只不过却是留尽遗恨悔憾,给视他为至亲至爱之人。旁人与老夫无关,单就小儿一人,林公子就对他不住。林公子天纵英才,少年成名,自然知道曲高和寡,无人可解的可悲,小儿竭心尽力保你这么多年得偿所愿,林公子是要留到来世再报么?还有那飞流,心智不全,却感情专一,他是你一时怜惜的孩童,你却是他整个尘世人生的始终。天道有常,万物皆有宿命,这十只上古神兽长生千年至今,冥冥之中早有定数,大抵为的就是如今救你一命。从你来的第一天起,它们就与你如斯亲近,灵兽有感,未必不知它们的使命,倒是你,林公子,踏入尘世千机谋事之人,一朝撒手便可入槛外么?怕死贪生是为虚妄,岂不知罔顾生死不是执念?”
梅长苏再未发一言,但有所悟,也尽湮没无声。
三日后,玉屏峰上,一人端坐,十兽嘶鸣。风云变色,轮回有终。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