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八) (6)

“苏哥哥!”少年把他唯一的苏哥哥从悬崖边拉了回来,眸光楚楚看向还在打斗的蔺晨“救他!”
蔺晨打斗之中,扭头瞧了一眼梅长苏,手上招式愈发迅猛,几分悲愤几分无望。玄布早已是重伤,眼看已得手,再无意支撑。
蔺晨也无心恋战,从飞流手上抱起长苏,就直奔山下而去。
“让开,让开,都给我闪一边去!”蔺晨抱着梅长苏径直向自己的帐中走去,飞流在身后一步也不肯离开。
此时萧景睿和言豫津也回来了,看到梅长苏面无人色,口角隐隐还有一丝血迹,大惊“林…苏兄这是怎么了?”
蔺晨并没有要理睬他们的意思,反倒是飞流,瞪大眼睛冷道“坏大叔,打!”
“你们都出去吧,梅长苏的命从来都是从老天那抢回来的,你们站这也没什么用。”蔺晨也不再开玩笑,将刚煎好的药摇了一摇便给梅长苏猛地灌了下去。

三天,这三天里,除了飞流能一直守在苏哥哥身旁,蔺晨不准其他任何人入帐打扰。等到第四天的早上,飞流醒来看到蔺晨出门后,一大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穿着白衣服进来齐刷刷的跪在地上。
他听到蔺晨哥哥说“长苏说,不必设灵,梅岭葬殊,除两万军留守北镜,明日大军班师回朝。”
听到他说“大统领,这是给太子的。宫羽姑娘,麻烦你去一趟南境,把此书送给霓凰郡主。”
听到他说“黎纲、甄平,长苏让你们回苏宅把未完之事完成,这有一封给江左盟四大长老的信,你们也给带回去。”
听到他说……
听到他说“飞流,跟我走。”
然而飞流自始至终都没有抬眼看看他,没有看看地上跪着的那些人的表情和满地的眼泪,没有挪开他一直埋在苏哥哥胸口的耳朵。
因为那里,没有声音。
以前苏哥哥长睡不起的时候,飞流就喜欢把头埋在他胸前。这么多年,飞流甚至可以通过心跳来判断他,什么时候会睡,什么时候会醒。飞流趴在梅长苏还有余温的胸前,不想动弹,直到身后突然有人点了他一下,便再没有了知觉。

七天后,大梁大胜的捷报快马加鞭传到了京城,与此同时传来的,还有那个曾在金陵城翻云覆雨的谋士苏哲的死讯。举朝震惊。
那日萧景琰正在东宫批改奏折,当听到底下奏报的兵部尚书李林念道“监军梅长苏随军而卒。”手中的朱笔“啪”的一声掉在了案上,在军报上晕开一片殷红。
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”萧景琰冲到他跟前,抓起了他的衣领“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拖出去……”
景琰嗡嗡作响的脑袋里突然涌现万千过往。

“景琰,大梁的生死存亡,难道不比我一人安危更加重要?”

亲眼去看我创造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,好吗?
“当然。”

“当然,当然,不是好,是当然,你当然会看着我,无论在哪儿看着。好…好…好你个梅长苏。”靖王口中喃喃,手松开了李林,望着朱漆栏杆,玄黑案台,脚下臣子瑟瑟不敢再言,无力的对他挥了挥衣袖“是本王失态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宫羽风餐露宿星夜兼程,半月后终于赶到了已然安定无虞的云南。见到了镇守于此的霓凰郡主。
她清清楚楚的看到眼前这个女子从回眸时的期待,再到目及手书时无人言诉的失望悲苦。在宗主的薄棺面前,宫羽尚且能忍住要微笑送他最后一程。然而在眼前这样隐忍的女帅面前,却忍不住泪染双目。
宫羽明白,这全天下若还有一个人可以懂得郡主此时此刻的心情,那便是自己。

霓凰从那双同样颤巍巍的手中,接过了林殊哥哥的信。
吾妹霓凰亲启。
那是曾经的赤焰少帅林殊,不羁的笔迹,却掩映着梅长苏的萦损衷肠。

吾妹:
自那日进京,隔帘相望,为兄便已知,来者之不可追。人之将死,原以为得还林殊,夙愿终了。然心中痴缠牵挂:南境不安,穆青未长,卿心难再付。缭缭不可断绝。此生终不负天下,不负赤焰,不负景琰,独独负了你。
我深知,此信无论所书为何,于你而言,都是徒添伤悲。然这人生在世,诸般遭遇,无力转圜,只能付给堪堪岁月,区区余情,放下、忘记、再周而复始而已。我的小霓凰,兄长望你,一如往初,缘散不伤,缘起不灭,等待且希望。世间风景,人间风情,双全儿女,相守白头,兄所难享,难为吾妹代受之。
人生长恨,流水长东,兄不求取,惟愿卿安。
林殊
绝笔
(ps:之所以绝笔没写来世一诺,因为这些都是我苏哥哥今世就要和霓凰一起做的。)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