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六) (5)

然而待到谷中已经隐约可见日光,他心下开始有些惊慌。
“柴将军莫要着急,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,马上就到啊!北谷离这还真有点远,不能怪他们。”蔺晨看他有些急色,玩心大起,在这两军对垒的战场上语调却像是平日里一同品茶般稀松平常。
柴明听闻后大惊,看他这意思,倒像是早料到自己在等些什么似的。但不管怎么说柴明也是见惯风雨的人物,当下也并没有立即表现出来“蔺少阁主真是说笑了,我数万大军集结在此,今日当定要在此与你们一决雌雄!出兵自然谨慎。”
少阁主?旁边的小兵继续蒙圈。
“阁什么主,我现在可是那破朝廷封的从五品归德郎将,真没有眼力介儿!你不动手怎么决一雌雄?我还等着打完去和长苏下棋呢。”蔺晨瞅着时间差不多了,原形毕露,身旁小兵则似是已司空见惯,装聋作哑。
柴明心下依旧犹疑万分,此时突然有士兵从后方跑来“报告将军,后方突然出现大批军队向我方攻来!”柴明大喜过望,“传我指令,速整军队,摆双龙阵,迎战敌军!”
又立马回首对身后泱泱大军振臂高呼“我大渝和梁贼,胜负在此一战!已无退路!请众将士与我合力杀敌!”
蔺晨在对面默默的看着他,等他说完,甚至等他的士兵跟着吼一声后才不紧不慢地冲着身后,象征性的喊了一嗓子“苏监军让你们怎么打的你们就怎么打,打完回去有肉吃!都给我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,上啊!”
话音未落,大渝军就看到一众如狼似虎,恨不得把他们生剥活吞的野兽们排山倒海而来。
大梁军此时内心也是满腹怨气,老子们都在这挨饿受冻等了一晚上了,等到现在你们才动手,能饶了你们?苏先生布的诸多阵法,让你们一次尝个够!
而在另一边,甄平排兵点将,张弛有度,既不猛攻,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向前冒进一分的大渝士兵。颇有些后方力量充足,有恃无恐的姿态。
腹背受敌,且两面都不是好相与的,大渝军不免有些畏缩。蔺晨冷笑,我对面撑死也就来了五千人,把你们咋呼成这样,兵心不稳为将之过,柴明在这行军布阵上给我琅琊阁当孙子辈学徒我都不收。
与蔺晨的鄙夷相反的是,此时柴明却是气势满满,心想梁军到底还是中了我的计谋,看这阵仗,怕是都集结于此了。昨日听闻探子来报,梁军准备让蒙挚亲出伏兵于北谷山岭之上,想必现在刚刚着急下山,正在赶来的路上吧。神思及此,热血翻涌,于是提刀出阵,踏空而行直奔蔺晨而来“对不住喽蔺郎将!”
蔺晨拔剑而出,难得严肃,眯眼凝神聚气“不要后悔!”

主军帐中,“宗主,甄平那边来信,一切按照计划进行。我们要不要也进谷。”
“不必操之过急,打草惊蛇,你们埋伏在谷口即可。”
“是!”

绝魂谷中马踏冰声,声声催人命。
玄布带六万大军长驱直入,并未有丝毫停顿。
绝魂谷的另一边,蒙挚正带着一万士兵爬坡。
“小殊也真是的,直接埋伏在绝魂谷不就好了,还要看到豫津他们分两队离开后再翻到岭上,还有每个人就带这么点火油毛毡真的够用么?”蒙大统领抖了抖被头盔压得酸疼的脑袋,怨念满满。令他没想到的是,刚跳上山岭,谷里竟乌泱泱全是士兵,他慌忙让还没来得及跟上他的士兵们赶紧隐蔽,准备好火油和毛毡,点好后一其向下投掷。
“放!”一声若洪钟,蒙挚用内力传音整个山岭,霎时间漫天火球向谷中涛涛滚去,砸的大渝军措不及防。顿时绝魂谷内如人间炼狱,哀嚎连连。
玄布行在最前,听闻声响,惊诧回头,身后尽是一片大火,让他感到更为诡异的是,这些山岭上的士兵只投了一次就全部销声匿迹,再未出头,心下想这定是小股军队,已无后招。于是当机立断“传我号令,加快行军速度,尽快通过绝魂谷!”
这号令还没来的及传开,他副将的马匹就突然暴跳了起来,连人带鞍甩了出去。玄布望脚下一看,毛毡火球竟在马蹄上烧了开来,谷内万马嘶鸣,不受控制。
玄布不甘心,扬鞭驾马,执意向前,不想却在谷口看见数万雄兵,宛若天神,不可侵犯。一小兵连滚带爬跪在玄布马前“报告将军,后……后方不知从哪冒出来大批军队!”
这自是言豫津和萧景睿已带人来到。“豫津,我终于知道苏兄为何要让我们埋伏在北谷南口了!否则怎么赶得上这一场大戏。”萧景睿看到眼前这一片乱象,不由有些心悸。
“景睿,我们没有想到的太多了。大渝军在马上裹布是为了防滑,而我们却是为了防火,你有没有注意在北谷到绝魂谷的必经之路上有些稍大的水坑,我看了下,那上面可都漂着遇火即燃的石脂水①,遇水而不灭。我们在入谷前将裹布皆尽摘下,而大渝军可是裹着布进的谷啊!”
“苏兄只是命我们封住此路,不让一兵一卒出谷,想必还有后招。”景睿仰首望着被染红了半边的天。行军数月,这等景象还未曾得见,他丝毫没有即将得胜的欣喜,徒有人命如草芥的悲叹。
玄布此时也仰望着同一片天空,长叹道:“天要亡我!”然而又忽然想起临行前柴明再三嘱咐的后路,咬牙带兵向绝壁行去。以剑为器,凿开这千年冰瀑层层冰锥,豁然开朗,竟俨然是座空心冰城。里面果然如柴明所说,向北通路宽广。这过去的几个时辰中,玄布已然经历了人生中的大喜大悲,此刻显得力有余而心不足。提着最后一股气,勉力带军向前。

“报告宗主,大渝军队不知怎么都开始凿绝魂冰山,这是要进去灭火么?我们要不要派兵追击?”绝魂谷前的帐中,黎纲俯首禀告。
“这梅岭的地貌,至寒至暖,绝魂谷上热气集聚,化开一汪千年不死的冰泉,绝魂谷下玄冰纵深,冰泉倾泻而下形成的冰柱,亘古难移。两相所致,冰瀑里是空心的通道,直通向绝魂谷外。”梅长苏摩挲着手上的暖炉,娓娓道来。
“那可如何是好?派言公子他们去截么?”黎纲起身忙问。
梅长苏轻轻的摇了摇头“不用,你且出去放一发江左盟的信号弹即可。”

①《元和郡县志》中记载:北周宣政元年,突厥统治者派兵包围攻打甘肃酒泉,当地军民用“石脂水”烧毁了敌人的攻城工具,此火“得水愈明,酒泉赖以获济”。也就是后来的石油。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