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五) (5)

是夜,待大军安置妥当后,梅长苏半倚床栏卧坐直至四更天。望着窗外泠泠清月,极天关塞云中,思绪纷飞。
那日金陵城中,成群大雁南飞。如今只余孤形吊影,人随落雁西风。遥念红巾翠袖,不知此心何寄。
中间飞流喊了三次“苏哥哥,睡觉!”,却只对上梅长苏温柔似水的眼眸“飞流乖,先睡,苏哥哥不困。”
飞流本想说“不困,也睡!”却莫名的没有开口,还因此有些懊恼,想说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说不出口了。然而这些问题也并没有困扰他很久,困极了也没有再挣扎。
又过了许久,梅长苏披衣起身,拿起案上蔺晨留给他的药丸,服下一颗。轻手轻脚的穿衣披甲,并没有惊扰黎纲他们的意思。又踱步到飞流床边,想替他盖上抖落一半在地的被褥。飞流突然睁开了眼睛,一跃而起。
飞流一向和衣而睡,起身的时候像是有些气恼,“苏哥哥,还不睡!”
“苏哥哥,要出征了。”梅长苏柔柔的看着飞流,目光轻的仿若没有可以驻留的地方。
“飞流,一起!”
此时军中号角骤起,梅长苏掀门而出。黎纲刚出营帐便看到兵甲加身出帐的宗主,不由心下一惊。上前行礼。
“宗主!您这是要做什么?!”
“出征!”毫无犹疑的回答。
“宗主万万不可啊!您这身子,随行军中也就罢了,这寒风北境,又怎么能上战场呢?”
梅长苏看着他担忧至此,露出些调皮来,笑着直咳嗽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“中军主帐,以此出征。”
黎纲方才松了一口气。

大渝军踏着晨幕方晓,已集结在了入谷分叉口。
“大将军,我们就此别过吧!”柴明抱拳揖手,未等玄布发话,便提马转首,领兵而去。
玄布亦无拦阻,只是高声喊道“柴将军保重!后会有期!”便扭马向西,带领大军奔绝魂谷而去,脚下泥泞,并未留意。

南谷之中,“景睿,这谷里比谷外可冷多了,谷外尚能策马,谷内只能滑冰啊!溜溜的。”言豫津惯常的逗笑道。
“哪有那么夸张,只是这刚入冬,谷外仍在降霜,谷内就已冰冻三尺,也确是气候怪异!”萧景睿搓了搓手。
“你说苏兄是怎么想的,说是埋伏,让我们大张旗鼓骑着马就进来了,还埋伏在大渝进北谷的入口处,那他们一看打不过掉头出谷便是,这北方佬马壮兵强,我们哪里追的上。都不用劳烦谷中岭上的蒙大统领了。”
“苏兄自有苏兄的打算,不是还有甄平在那呢么,我看苏兄临行前特地把他叫去,定是给了他什么特别的嘱咐。这一路行来,我当真是更加钦慕苏兄了,他像是天生就生在这战场似的。这么孱弱的身体,他就那么立在军中,便似是永远便不会败倒。”
言豫津看着好友神往的眼神,不由有些犹豫,心里暗暗下了决定,既然景睿这么豁达,再瞒下去反而无益,待此役结束便把林殊哥哥的身份都告诉他吧。
前方隐隐有大军行来,摇旗鸣鼓声势甚壮,但蹄声稀薄,颇为古怪。
一连喊话,气势汹汹邀战,却又不急于出战,耗时良久。待当真行到眼前,不过近千人而已,虽力战不怠,面对大梁三万伏兵,遍布北谷,却也是薄力难支。
“不好,这一定是派来拖住我们的,主力一定是去了南谷!幸好苏兄让我们埋伏在此,出了谷向东走便可以支援南谷了,还可以形成合围之势!”言豫津刚将一名死士斩落马下,便准备发号施令。
“言公子且慢,宗主临行前曾留一锦囊,说是若只有小股敌军来袭,便拆此锦囊。不必着急。”

绝魂谷口,“你,去前面探查一下。”玄布随手指了一个士兵。
一刻钟后,士兵返回“报告大将军!前方未见有敌军活动迹象。”
玄布心下暗喜,忙带兵入谷,六万大军,编成五路纵队进谷,绵延数里。刚入谷中,一向走在大军最前的玄布便察觉到了左上方山坡上枯枝里的异动,忽见一信鸽飞出,一手夺过身旁副将的弓,旋身抽箭,双箭齐发,只听山头一声惨叫,天空一缕哀鸣。玄布飞身而起,截下信鸽,取出其左脚上的纸条,上书:绝魂谷中 大渝主军 速援。
玄布仰天大笑,知柴明此计可成,将一雪前耻,抢占金陵指日可待!

南谷中,“蔺将军您快看,来军为首的可是琅琊高手榜排行第五的金雕柴明!”
“是第六。”蔺晨斜眼睨了下身旁的小兵“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,还不是我说了算!”
“啊?您说了算?”小兵一脸懵圈。倒也还算镇定“您说了算就您说了算吧,那现在怎么办?”
“怎么办?!你看他像是急着要和我动手的样子么,他赖着不想死,我这么善良的人,怎么好意思催他?!”蔺晨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南谷九曲,然也算是梅岭最为开阔之地了。两军对峙,众将士却都噤若寒蝉,蔺晨看都不稀得看柴明,而柴明看到蔺晨,心下惊奇,却也不想提前开口,想拖到北谷的梁军赶到,再行奋战。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