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四) (5)

蒙挚陡然被烫了这么一下,疼的嗷嗷叫,把景睿和豫津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。
梅长苏掩了笑意,饶有兴味的看向对面两位战场中的公子哥。“用兵之道,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,若二位为大渝将领,此番将有何作为?”
这次倒是言豫津先开了口“当然是盘算如何在这梅岭如何大胜大梁喽。”
“之后呢?”
“之后……”
“刚刚豫津有提到景睿所想与十三年前大梁布兵相类,那如今的战况,与十三年前,可有什么不同?”
景睿细细一想,开口道“十三年前,二十万皇属军在此汇集,敌多我寡,而如今我方兵力更占优势且士气更足。”
“那也就是说,大渝不会再像以往,浩浩汤汤,直攻而来。非乃不愿,实属情势所迫。”豫津若有所思。
“以少击多,以弱胜强。又有何路可走?”梅长苏不紧不慢,循循善诱。
“诱我军先行入谷,抢占先机,分而击之。”豫津继续回答。
“那若我军执意不入套,大渝又当如何?”梅长苏再行发问。
“当……”
“报!~~~~~~~”
“何事来告?”蒙挚忙问。
“大渝军中探子来报,玄布下令整顿军队,明日卯时三刻出发。”
“哦?这倒是蹊跷,这大清早的就把明天的行程给漏了出来,玄布也不至于如此大意啊。可查探到说都准备了些什么?”豫津不由发问。
“一应行军作战的装备倒也没有什么,只是…只是突然在肃台城里大量强征粗麻布匹,不知何用。”
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梅长苏听此一言,未再行询问,便命其告退。
“苏兄可是已有什么筹谋?”景睿忙问。
“并没有。”梅长苏敛于长袖的手指不住搓动“便按景睿说的布置吧,大军驻守南谷入口,景睿豫津你们带伏兵埋伏于北谷内,大统领带上准备好的火油毛毡上北谷上的峭壁等候时机。”
林殊哥哥这是意欲何为?豫津心头万千疑虑,却突然看见梅长苏狡黠一笑,又瞬间湮没在那眸色深深,似刚刚所见只是幻觉。一晃神,竟没有再问。
这时突然闯进一人,“长苏啊,明天大战把小飞流借我一日,做我的亲兵,护卫我的安全吧!”蔺晨乐呵呵的扑向飞流,飞流忙躲到苏哥哥身后,一双大眼睛怒目而视,不愿屈服“不要,飞流保护,苏哥哥!”
梅长苏笑着摸了摸飞流的头,蒙挚憨笑着望了望三人,便出门准备布兵了,小殊说的,他是无条件相信的,至于缘由,事了了再来详问便是了。倒是景睿穷追不舍“苏兄还没说,为何如此布兵?战力如何分配?”
“你傻不傻,什么都问,懂不懂什么叫欲擒故纵,将计就计?长苏这是想诱军入南谷,也并不想放过北谷的杂碎们!”蔺晨张口就骂骂咧咧,毫不留情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可是什么?扭扭捏捏,婆婆妈妈,跟个大小姐似的,人宫羽姑娘都比你果断!”
言豫津给景睿使了个眼色,接着便笑眯眯的问蔺晨“宫羽姑娘还好吧,这一姑娘家家在军中生活方便么,苏兄不让她近身服侍,要不让她来我这,我会好好待她的!”
“想得美!美人我自会照顾!长苏他不解风情,解风情的大有人在,还轮不上你小子占便宜!”蔺晨努努嘴,鄙夷的看着昔日风流倜傥如今满面风尘的京城少爷。
“好了好了,蔺晨你别在我这撒野,景睿和豫津也先下去安排吧,明日才兴兵,倒也不着急,日落时分前带兵到位足矣,只是这梅岭至寒,今夜只怕是要辛苦诸位将士了。”
二人于是行礼后领命离去。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