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三) (5)

南谷,大梁主帅帐内。
“小殊啊,你这一大早不好好休息就叫我来,有什么事啊?我看他大渝也不像今天就要兴兵的样子啊?,你也不用那么着急么~~~”蒙挚一掀开帐门就大声嚷嚷。
林殊手抱暖炉,凝目于悬挂于帐内的战略地图,并未抬眼看他“等你蒙大统领想起来,大渝恐怕是已经打到金陵了。”
“哈哈,哈哈,哈哈小殊你说的这是什么话。”蒙挚摸摸头傻笑了三声。下次
“苏兄!你一大早找我们来有何事啊?这几天我和景睿按你所说巡防,并未发现有何不妥啊?”言豫津似是听到了什么,一进帐门见礼未行便扬声说话,像是要盖过什么似的。倒是萧景睿中规中矩,虽称呼未改却不废礼制,拱手而言“蒙大统领,苏兄。”言豫津见好友神色并未有异,方才随后行礼。
梅长苏对言豫津的话置若罔闻,似是毫不在意“豫津、景睿,这些日在战场上,你们也算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将尉了,今天请你们前来一是想听听你们对战局的见解,二是想谋个计策,打破现在的僵局。眼下粮草充沛,战力尚足,虽暂时可保大梁北境无虞,然战事一日不休,则百姓一日不安,生计一日难兴。还是尽早平定此役为好。”
蒙挚知小殊是有意历练两位后辈,故而只是立在一旁,一脸沉思无解状,并未出声。
景睿稍有犹豫,便指着悬挂的地图道:“梅岭地势错综复杂,却只有两条明路。其中南谷较为旷阔,从北方来军,入口狭窄,而出口渐宽,易攻难守。故而苏兄把大批主力驻扎于此,是以防范于未然。这点敌军也颇为清楚,南谷有重病把守,必不会讨到好处,那便只能选择防守相对薄弱的北谷。我军宜兵分两路,一路于南谷把守,迎战敌方侧翼,并在北谷埋下伏兵,阻击主力大军。”
梅长苏微微点头,并未置评。倒是言豫津先开了口。
“哈哈景睿你真是好实诚的心,当真没看那些平反的卷宗,不知十三年前大渝便是在这北谷中了赤羽营的埋伏么?当年林帅就是这么布的兵,只不过多安排了聂锋将军一部在绝魂谷策应罢了。大渝难道吃那么一大亏,还不晓得长这么一小智么?”景睿被言豫津一笑,颇有些懊恼,但也着实明白他说的确有道理。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“大渝皇属军虽雄,却有勇无谋,玄布忝为高手榜榜首,一路来并未有什么奇兵神策,我想以他的性情,应取北谷以外之路径,而其他战术一应如往,而南谷的几率应当会大些。”
“绝魂谷这山峻路远,数万大军,玄布当不会赌此一城。那不就只剩南谷了,看来又是一场硬仗啊!”蒙挚深以为然,不觉手抚下巴点了点头。
梅长苏笑了笑,不置可否“便是走这绝魂谷也无妨,绝魂谷一面是与北谷相邻的峭壁,一面是千年不化的冰山,这冰山绝壁上有一汪天池水…”
“对对对,你和靖王小时候还背着我们爬过…”蒙挚没有看到旁边甄平和黎纲挤眉弄眼。
“奥奥,霓凰姐姐的玄冰镜就是林殊哥哥从那凿下来的吧?是不是啊,大统领?”蒙挚话被打断,突然一惊,“啊啊啊,是啊是啊,就是从那凿的。”
萧景睿一头雾水:“那蒙大统领刚刚说苏兄和靖王小时候……”
“苏兄大概是听郡主说的吧,他们那么亲近,蒙大统领一时口误罢了,对吧苏兄!”
梅长苏那还没接话,蒙挚倒慌忙开口:“是啊是啊,我又说错话了。”
此时梅长苏实在感念于言豫津的体贴,想他与言侯大概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,只是顾念景睿而没有与自己相认,怕他得知自己就是林殊而心有愧疚,毕竟景睿这孩子,哪怕是曾经有过一丝一毫怪罪于我的意思,在明晰真情以后都会耿耿于怀满腹遗憾吧。于是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“是我在穆王府看到那面镜子,郡主与我提起的旧事罢了,前几天我想起又派甄平去探查了一番。”甄平也顺势点了点头。此事倒也按下不表。
蒙挚一边深怨自己这张大漏嘴,一边趁着景睿和豫津在讨论着什么,又忍不住以只有自己和小殊能听见的声音嘀咕:“又让郡主替你背黑锅!”
梅长苏被他说得哭笑不得,将那怀抱的手炉露出的一点炭火轻轻从蒙挚手上掠过,烫了他一下“明明是替你!”

返回琅琊榜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