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

作者:海宴

琅琊榜续(二) (5)

“转眼这仗就打了两月有余了,眼见着又入了冬,宗主这几天都不大好的样子。”黎纲一脸忧虑。
“好在局势已稳,昨夜看宗主的精神还不错,想必在筹谋一场大战。毕竟已经…已经打到梅岭边了。”晨色未晓,甄平已穿好战甲。“凭宗主和蔺公子之谋,三军将士之勇,这上千里无险可守的平原我们都一路夺了回来。只是又对峙在这凄凄梅岭,真是造化弄人。”
“在这南谷扎营安寨这几天,两边都没啥大动作,反倒叫人惊心。宗主硬是要亲自来前线查看,更是教人不安。”黎纲望向大帐,天边第一缕霞光打在其上,却照不进去。“但愿……”
话未完,晨号长令已出,二人不再言语。

肃台,大渝军内。
“大将军,如此按兵不动,怕不是长久之计啊!”柴明语气颇为沉重“我大渝自古就不是丰饶之地,北镜严寒,粮草不丰,储备不足,突袭时从梁国一路收集的冬麦,也消耗的差不多了,再多耗下去,恐怕难以未继啊!”
“柴将军所虑又何尝不是我所担忧的地方,只是这梅岭,十三年前我还未及这大将军位之时,便在此领教了这帮梁贼的厉害!”玄布不由出神。“那年梅岭,滴水成冰。赤焰军居然敢冒雪行油毡火攻之计,在北谷埋下伏兵,分而击之,伤尽我大渝元气!”
“此战大渝何人不知,何人不痛。属下有一计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柴明既是江湖英豪,亦是大渝国师,玄布知他所言,必有独到之处,或许能解此危局,立刻答应。“柴将军不必拘礼,但说无妨。”
“大将军请看,梁国此时驻军于南谷出口,而肃台离北谷最近,这两处必是他们重守之地。我们后备不足,正面迎战已非上策,而若能绕过梅岭,趁梁国各军尚未班师回朝,直捣黄龙,突袭帝都金陵,挟天子以令诸侯,才是上上之策。而通向中原之路,却并非只有南北谷。”玄布顺他手指方向看去,正是与北谷只有一峭壁相隔的绝魂谷。“此地不被注目,且离肃台较远,路险难行。”
“但未必会没有防守啊!一旦惊动敌方,即便南谷大军难以赶到,北谷守军必不会让步。况且此谷狭隘,数万大军聚集于此,若被封住出路,怕只有被围歼的结局。”柴明像是早知有此一问,“用此计既需要谋略也需要胆识,更需要牺牲。”柴明在此一顿,半跪抱拳,“请大将军召集一万敢死将士,由末将率领,待明日大军从绝魂谷踏过之时,在南谷迎战梁军!”
玄布眼皮一跳“柴将军此话何意?先起来说话!”
柴明起身相视,继续说道:“这一路行来,我总有一种感觉,与我们对阵的军师,恐怕是当年的赤焰旧人,他很熟悉我们的战法战术,可是知己知彼虽然能百战不殆,但也难免陷入主观臆断。不如我们将计就计,派小股军士诱战北谷,如同当年我们诱战南谷而决战北谷,让敌方军师认为我们换汤不换药,遇将主力投放南谷,出其不意攻其主营。今晚请大将军将军中马蹄尽数缠上棉布,一来消行军之声,二来防玄冰之滑。”
玄布听闻此言,心神激荡,未加思索便问道:“这又是为何?”
柴明语有凝滞,将手指向绝魂谷的一条山涧“万一,万一当真被识破,请将军从此路撤走。”
玄布顺其所指看去,并未发现有任何通路,又疑惑望向柴明。
“末将曾云游至此,发现此谷地貌奇特,竟有暗道,天池被固定于百尺之上的悬崖,而池下尽皆镂空玄冰。敲开倾泻而下的那层薄冰,别有洞天可通往回城之路。”
语毕,久久没有回音,待柴明一声坚若磐石的“大将军!”玄布方才有所回应。“柴将军为国所忧,定当彪炳史册,为大渝世代敬仰!”

南谷,大梁主帅帐内。

返回琅琊榜目录